行业要闻 首页->行业要闻->疫情之后,

疫情之后,服装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思考



截至2020年2月10日18:39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40261例,疑似病例23589例,死亡人数909,治愈人数3444。


面对疫情,自2020年1月爆发以来,中国多个省市已启动最高级别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,并采取各项严格措施遏制疫情蔓延。


为进一步阻断病毒传播扩散渠道,减少出行首当其冲,除了常规的场内防控措施之外,全国有大量商场主动缩短营业时间、减免相关费用、甚至暂停营业,以实际行动降低疫情风险。


中国现在不能只扑在一头,而需要多个头绪并行,克服新冠肺炎的突然袭击所带来的慌乱。不能在疫情的恐惧中慌了阵脚,更不能在疫情的等待中麻痹了头脑。现在即刻动起来每一天,每一个小时,对于中国制造,都很重要

新冠肺炎依然肆虐,大家迫切希望看见的平台拐点依然需要等待。与此同时,各地都有巨大的即刻复工压力,与严防疫情扩散的管制流动措施构成明显的矛盾。这也意味着中国制造正在进入生死时速而这种损失正在向全球蔓延,全世界的工业也出现焦虑状态。

当下全国绝大多数人只能宅在家里,所有的目光和能量似乎都聚焦在疫情的每一个细节。然而疫情之外,制造业还有许多紧急状态需要处理。建议迅速成立“战疫情临时工业指挥部”,就不同主题,分成不同战区,各自分管、共同联防,发动广大宅在家里的高人,用头脑用智慧,开辟抗疫的第二战场,打好2020年中国制造的保卫战。


1/ 复工:口罩保卫战


复工!复工!复工!复工是中国制造生死时速的第一关


口罩是第一关的拦路虎。目前小小的口罩,可以说是最简单而最有效的防护用品。防止飞沫传播,是保障上班人员的重要防范措施。这是一个企业家首先要考虑的问题。


面对疫情,大工厂的想法就是不一样。口罩紧缺,自己造!中国工业互联网第一股工业富联,在富士康集团龙华园区首次导入口罩生产线,这两天顺利实现试产,目前正在申请产品资质认证。工业富联充分发挥了富士康的大制造供应链的超级柔性,利用生产管理、市场协同、技术输出等能力,一口气打通原材料采购、设备制造、产品生产等全产业链,直接来生产医用口罩。2月底可达到日产200万只,鸿海集团上百万员工完全可以自给自足,而且可以支援外部。怪不得富士康承诺2月10日苹果生产线可以正常复工,原来各个细节上都有准备。这不是一种本能的应急状态,这是超级制造工厂的缜密心思。非常值得学习。


对于中小企业主,则只能抓紧时间备货。现在最重要的自保措施是,一是打爆电话问供应商复工情况,一个是四处打电话求援口罩这是复工的最基本准备。如果只是在家里盼望着复工,却不做这方面的储备,那企业家可是有点太粗心了。


都说工业互联网是资源配置的最佳阵地,当下特殊时刻,显然也是考验工业互联网平台能否在紧急状态下,帮助中小企业完成口罩产线能力的快速启动和扩产。


2/ 国际供应链保卫战


作为全球产业链最重要的世界工厂,中国制造的些许闪失,全球供应链都会出现巨大的混乱。这种局面已经有苗头呈现,中国供应链跑不动而导致国际产线断供。


因病毒疫情造成中国零部件供应中断,使得现代汽车已经暂停所有在韩生产线,包括蔚山、全州、牙山工厂,预计停产期间将持续至下周。而这个时间还要取决于中国恢复生产的态度。现代汽车的生产,出现了一个看上去很低级的失误:因线束库存耗尽而出现无法生产的情况。然而,由于在不同的车款安装不同的线束,而且线束是一辆汽车里面第三重的配件,厂商无法大量囤积该零部件库存。中国复工延后,现有库存耗尽,韩国和东南亚供应商无法临时支持,三项叠加,造成了现代不得不暂停生产


这并不是孤例。韩国起亚汽车也碰到类似问题,它采用的方法是减少本周产量,保持生产线继续开工。而在武汉拥有工厂的本田大金工业已决定将工厂复工改为14日以后。这将会严重影响广州本田的汽车生产。如果这个复工延长的情况,进一步扩大至湖北省以外,将产生巨大的供应链向外扩散的现象。


大鲨鱼有大鲨鱼的苦,小鱼也有小鱼的泪。根据《经济观察报》的报道,一家在圣彼得堡从事轴承、齿轮等精加工制造的工厂,目前正在焦急地等待国内的复工。这家企业需要国内三十家轴承和齿轮供应商,分布在江浙鲁辽豫等多个地区。然而,目前尚还没有一家开工。按照目前各省市严防疫情的趋势,半个月内能开工就非常乐观了。焦急等待复工中还有另外的担心,那就是最怕会上演爱尔兰经典悲喜剧《等待戈多》,被等待者永远不再来。这些工厂的效益本来就不够好,利润都很低,很容易沉没水中,再也浮不起来。如果这些工厂无法顶得上来,那么这家企业在俄罗斯好不容易打拼出来的局面,也就非常玄了。


而在工厂的另一端,可以在苏州无锡等地看到许多勤勉的企业家已经入驻工厂,备战生产,但却不得不焦急地等待工人上岗。而目前尽管疫情在各地情况不同,但看上去很多地方采用了严防死守的方式。这是不是有些反应过度,也需要系统论证。中国的供应链是全球嵌入式,如果这一块松动,而让全球产生备用基地,这一损伤将是不可恢复的。现代汽车正在启动应急方法,紧急扩大在国内和东南亚的采购规模,多方位应对。


而这种中国供应链松动,正是特朗普们梦寐以求的事情。即使有些制造业搬不回美国,那最好也离开中国。上周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Fox电视采访的时候表态,这次疫情,有助于制造回归美国。外企在中国评估供应链的时候,很难不注意到这个风险。特朗普总统竞选的最重要承诺之一就是把就业机会带回美国,这位商务部长认为致命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,会有助于总统履行这一承诺。灾难降临,人性呈现。连美国CNN都觉得这种表态在当下显得毫无人情,令人不齿,但他无遮掩的姿态,也是一句大实话。实话难听,后续的应手,则需要严阵以待。


尽管当下疫情多变,但更加长久的刺痛,却是来自全球供应链的分散对中国制造的撕裂。



根据赢商网数据,2019年全国购物中心存量达到了4亿平方米。2019年全国开业购物中心529个,4772万平方米。数量与2018年基本上持平,体量则高于2018年,体量再创新高!


虽然全国还有超过1000个县级市和县没有城市综合体和购物中心等商业地产业态,但商场百货、购物中心已经是目前全国商圈的核心地,是消费者首选的购物活动地。


疫情进一步影响了商场百货及大型购物中心的正常经营,对于服装实体品牌更不用说了。像优衣库、Gap等知名国际品牌相继发布了停业通知。


虽然2019年已经过去,而服装企业所面临的依然是困难重重,连最为活跃的女装企业也不乐观。


朗姿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,显示期内公司预计实现净利润同比将下降73.87%至61.99%。


日播时尚集团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下滑幅度为67%-87%。


内衣巨头都市丽人预计2019年公司亏损不少于人民币9.8亿元。童装第一股安奈儿,预计2019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60.00%至40.00%。


另据数说商业的汇总,40家纺织服装上市企业的2019年,处于亏损状态的9家,净利润下滑的有22家,其中有很多知名品牌品牌,如锦泓集团、朗姿股份、日播时尚、拉夏贝尔、太平鸟、贵人鸟、美邦服饰、如意集团等等。



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这样一场从医学层面及社会层面的考验,最终的经济损失暂时无法估计,但是对于实体商业而言,无疑是一次重创。



像百丽2月份业绩下滑80%,3月无法预估,多家国内服饰零售商春节销售表现一落千丈。


受此影响日播时尚、汇洁股份、安正时尚、地素时尚、九牧王、安奈儿、贵人鸟、天创时尚、太平鸟和歌力思等逾10个A股上市零售商股价周一大跌10%,整个沪深的服装家纺板块总市值大跌近7%至2713亿元,蒸发近186亿元人民币。


面对双重压力,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,我们却看到有很多的服装企业纷纷伸出援手,加入到抗击疫情的大军中来,像太平鸟集团共捐助1200万人民币、拉夏贝尔捐助武汉羽绒服物资、三夫户外捐赠价值100万元人民币的援助物资等等。


当然,除了服装企业的付出,还有我们全国超千家百货及购物中心,发布捐助和减免租金的举措。


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已有万达、华润置地、龙湖、新城控股、保利、弘阳、星河控股、宝龙地产、禹洲、卓越集团、招商蛇口、大悦城、红星美凯龙、瑞安房地产、美的置业、合景泰富、爱琴海集团等企业对旗下商业项目租金进行了减免。


在此我们呼吁,希望有更多的百货及购物中心参与进来,此刻让我们共度难关。


困境之下服装人要思考!比如前几日,餐饮巨头西贝发出了告急:“由于受到疫情影响,贷款发工资也只能撑3个月”


这个问题需要慎重深思,纺织服装行业资金压力较大,而且是劳动密集性行业。受供需两端的双头挤压,现金流压力最大。



分享按钮
咨询反馈
返回顶部